最新消息:上海曲艺网正式上线!欢迎喜欢上海说唱,上海滑稽,浦东说书,独脚戏,苏州评话等老上海传统表演的朋友们多多光临!欢迎您:【注册】/【登录】

从生活吸取养分将快乐洒向人间

新闻 admin 1074浏览 0评论

童双春

小记滑稽名家童双春

2013年2月,79岁高龄的童双春在贺岁滑稽戏《囧人黄小毛》中饰演老年黄小毛,并与其他“双字辈”成员一并宣布此为封箱之作。从16岁起,滑稽 戏陪伴了童双春一甲子的岁月,他将生活融入舞台,将戏曲里的“手、眼、身、法、步”融入角色,他被誉为滑稽界不可多得的“唱功魔术师”。尽管因为身体原 因,童双春无奈宣布“封箱”,但他仍然念着滑稽戏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因为那是早已融入他生命中的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做“有心人”,随时记录生活中的有趣段子

童双春是滑稽界出了名的“老好人”,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扮相俊美,气质儒雅,还因为他总是见人三分笑。日前,记者在上海见到了这位著名滑稽表演艺术家。老 人尚未开口,却已是笑脸盈盈,就是这张笑脸曾在舞台上逗乐了观众六十余载。然而,这位老艺术家在与记者的对话中却自谦为“不够格”的滑稽戏演员。

童双春曾在《出色的答案》、《性命交关》、《路灯下的宝贝》、《男保姆》等大型滑稽戏中担任主要角色,并饰演小生形象,然而,说起最喜欢的角色,童双春 却认为是《三约牡丹亭》中反串的一个老太太形象。尽管这是戏中的一个小角色,童双春却印象深刻,连戏中台词都记得分毫不差,“当时导演给这个老太太的定位 是八十多岁,我在二度创作的过程中,将她定为八十八。”在戏中,这个和唐伯虎相亲的老太太羞答答地表示自己年方二八,唐伯虎一片愕然,“您今年十六?” “你怎么连算数都算不好,二八就是两个八!八十八!”这样一句简单的对白,让台下的观众瞬间哈哈大笑。

提起创作,这又是童双春的“拿手 好戏”,他演出的例如《师徒俩》、《唱山歌》、《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等独脚戏全为自编自演,“编一出好戏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得做一个生活中的有心 人。”是故,这个“有心人”多年来一直坚持做剪报、记摘抄,每每遇到一些有意思的故事,或者令人捧腹的段子,他便立刻将其收于脑中、记于笔下,“生活其实 远比滑稽戏更丰富、更有趣,它是创作的源泉。”为了捕获灵感,他有时候也会四处闲逛,留心路人的话语与反应,例如为人津津乐道的独脚戏《师徒俩》就是在他 逛完菜场,观察卖菜的小贩一言一行后创作的。这部讲述青年就业的作品因为贴近当代生活,在频频触动观众笑神经的同时,引发青年观众的广泛共鸣,成为一部经 典独脚戏作品。

以“替补”出演,被名师相中

1934年7月,童双春出生在上海的一户普通人家。16岁那年,为了能减 轻家里的负担,童双春在滑稽戏演员杨晓峰开办的训练班中做学徒。之所以选择滑稽戏这个行当谋生,童双春解释为喜爱,“喜欢滑稽戏最早是通过一个邻居家的老 式收音机开始的,当时大家喜欢一起围着收音机听滑稽戏,时不时哈哈大笑,我那时就觉得滑稽戏能给观众带来欢乐,所以,就跟着照样画葫芦地学。”

刚开始,作为学徒的童双春只负责配音效、搭布景等工作。一次剧场有演出,其中一个演员误场来晚了,剧团负责人觉着童双春平时在舞台旁看戏十分认真,学起 来更是有模有样,便拉上他作为替补上台救场,“因为我平时非常留心,常常在一旁‘偷戏’,所以我上场完全没有出差错,效果也很不错,我的第一次上台演出还 挺成功的。”

正是这次阴差阳错的机会,让童双春被台下的一名当时滑稽界的名师一眼相中,这个人正是童双春日后的老师姚慕双。1951年的秋天,童双春从杨晓峰的训练班转到上海蜜蜂滑稽剧团,成为姚慕双、周柏春名下的徒弟,也成为了日后“双字辈”滑稽戏名家中的重要一员。

回忆起姚慕双、周柏春两位老师,童双春的眼中满是崇敬,在他心里,这两位老师如同自己的父亲,“逢年过节,我们这些师兄弟一定会上老师家吃饭,老师会准备一桌子菜等我们,还总是嘱咐我们不要带礼物。”

除了生活中的关心,对于新人的扶持,姚慕双和周柏春更是不遗余力。童双春记得自己第一次担任主角就是周柏春自愿甘当绿叶将他推上前的,“那是1953年 的时候,当时我是个无名小卒,老师是滑稽界的名家,可是他却让我在《幸福》中担任主角,我记得临上台他还一直鼓励我,‘不要怕,胆子要大’。再后来,两位 老师甚至让我和搭档李青在整场演出中压台表演,而他们演第一场。要知道,压轴演出一直是整场演出中最重要的,通常都是大牌压轴。”

 

筹建上海滑稽剧团,将地方剧种推陈出新

在童双春眼中,一个优秀的滑稽戏演员必须是一个杂家,拥有宽广的知识面、掌握各地方言、具备多种表演手段等等,而他自己则不仅仅是一个杂家,更是一个拥 有多重身份的滑稽戏表演艺术家。少有人知道,其实上海滑稽剧团(原名为上海曲艺剧团)正是童双春负责筹建的,从招募人员到选择场地再至安排剧目,童双春将 滑稽戏再次推入观众们的视野中。

上世纪60年代,由姚慕双、周柏春组建的上海蜜蜂滑稽剧团曾被迫解散,“文革”后,童双春在一次会议中 发言道,“滑稽戏作为上海的本土剧种,反映现代人的生活现象,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人民日报》还曾发表社论,称赞我们是社会主义的新戏,为什么我们要被 迫解散呢?”童双春的一番言论得到了领导的认可,不多久,领导找童双春谈话,希望能由他负责重新组建滑稽剧团,童双春一口答应了下来,对于艺术、对于滑稽 戏的热爱再一次被希望的烈火点燃。

回去后,童双春便着手筹建工作,他将原上海蜂蜜滑稽剧团的成员,包括姚慕双、周柏春、王双庆、吴双 艺、翁双杰等滑稽戏著名演员重新招募起来,还吸纳了许多其他青年演员,扩大了整个剧团的规模。作为剧团的负责人,童双春却更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滑稽 戏演员,为了能匀出更多的时间表演滑稽戏,他主动从文化局邀请了一名领导担任剧团团长,而自己则甘居副团长。

1978年1月25日,阔 别观众十余年的滑稽戏再一次登上大舞台,这出由童双春最后拍板决定的大型滑稽戏《满园春色》成为了滑稽戏迷们心中永远的经典之作。童双春清晰地记得,这出 戏整整演出半年多,仅在解放剧场就连演100多场,场场客满,“当时6毛钱的戏票被高价卖到12元,有人甚至为了购买两张戏票,用一双荷兰式皮鞋加两条凤 凰牌香烟调换。后来电视台现场转播《满园春色》,居民们更是下午两三点钟就在里弄的‘向阳院’内的电视机前摆放好了凳子、椅子,下午四点的时候,弄堂里几 乎看不见人影,大家都围坐在一起准备看戏。”导演李尚奎曾在台下观察观众情绪,他说,全场大笑319次,零碎笑声不计其数。每到噱头高潮,场内笑声轰动, 据说竟然传到了剧场门外的群众耳中。

一个人民艺术剧院的负责人事后对童双春赞道,“我们想到你筹建滑稽剧团后会在社会上引起一定反响,却想不到你把这一炮打得如此响亮。”童双春露出他的招牌笑容,心中无比自豪。事后,他又接连安排剧团推出一系列新戏,均有口皆碑。

来自 广州日报

转载请注明:上海曲艺网 » 从生活吸取养分将快乐洒向人间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