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上海曲艺网正式上线!欢迎喜欢上海说唱,上海滑稽,浦东说书,独脚戏,苏州评话等老上海传统表演的朋友们多多光临!欢迎您:【注册】/【登录】

上海和滑稽戏—-一座城市和一个剧种

新闻 admin 1213浏览 0评论

shquyi

王双庆先生的这本书中,有一节题为“老娘舅寻死人”,说饰演老娘舅的演员李九松为师父范哈哈办丧事,将遗体弄错的一段轶事。说来是荒唐,可荒唐里却有一种豁达,也是属人生观的。

这样的人生观,你都可以说是“骨头轻”,然而,就是这“骨头轻”,所应付过来的人间浮沉,却是相当沉重的……就在这短识短见里,亦有着真知真觉……在任何变故中,保证着我们不会消沉于虚无。

——作家王安忆在为王双庆《私房积噱》一书作序中写道

20岁

马艺杰是“90后”。还被抱在母亲怀里时,她就是“追星族”。追谁?王汝刚。

酷爱滑稽戏的母亲曾抱着3岁的她去剧院看戏,一散场,她就让母亲抱着去追演员们坐的大车,追到了,高喊:“王老师,王老师,我要唱段戏给你听。”

采访她,是个相当愉快的过程。这位2011年进入上海滑稽剧团的演员,从小就是亲友圈的开心果。

即便是与她聊滑稽戏如何传承创新这种“大”话题,她依然是以一种笑嘻嘻的态度,给出了一个斩钉截铁的回答:“传承和创新,绝对不矛盾!我非常喜欢传统,也非常喜欢创新!童老师的技艺我在学,年轻人的噱头我也会说!”

她口中的“童老师”即童双春,姚慕双、周柏春的学生,“双字辈”滑稽名家。在马艺杰曾就读的上海戏剧学院附属戏曲学校,童双春为授课教师之一。

马艺杰说,她高一起就与童老师相熟,现在每一两个月就去童老师家里坐坐聊聊,听他讲故事,向他学习传统曲调。

王汝刚至今难忘:有次参加电视台节目,演唱了名剧《苏州两公差》中“南方歌剧”的调子。不料下了台,乐队乐师竟然上前问他,“你唱的是什么?老好听的”。他感慨万千:“别说创新,我们都快来不及传承了。我手里有一本老艺术家手抄的唱腔集,记录了五六十种滑稽戏的传统唱腔。然而其中的一半已在舞台消失,编戏的不知道,演员更不会唱。”

目前在上海曲艺界,评弹老艺术家与青年志愿者的结对已正式开展,滑稽界也即将开展。

1984年出生的高孝峰,就是评弹青年志愿者的一员。在开心网上,他的自我介绍是“青年滑稽演员”,“师从著名滑稽名家刘福生、著名评弹表演艺术家‘富贵嫂’刘敏”。而实际上,他的正职,是宝山开发区的税务工作者,只是酷爱滑稽戏与评弹,业余演出。

平时除了拜会老师,每逢双休日,高孝峰还时常到77岁的评弹表演艺术家赵开生家中看望,并为老人整理其说唱名段《珍珠塔》的稿子。87岁的小刘春山(滑稽泰斗刘春山之子、刘敏之兄)选了几位不同年龄段的青年演员,教唱其代表作《一百零八将》,高孝峰也被选中。

艺术家面授、电话传授,一句句倾囊相授;志愿者则悉心学习,并帮着整理唱词。

高孝峰说,传承是创新的基础。

30岁

虞杰,30周岁,上海滑稽剧团的导演。两年前的1月,他首次独立执导的原创滑稽戏《爱情样板房》在艺海剧院小剧场亮相。

争议众多。首当其冲,是唱段。滑稽戏的传统唱腔,这部戏没有,而有的尽是《忐忑》、《爱情买卖》等流行歌曲,以及动画片《圣斗士星矢》主题曲……并且,编剧此前从未写过滑稽戏,甚至并非上海人。

导演虞杰给这位昔日同窗的任务,只是,写部喜剧。

那为何不用剧团自己的编剧?

事实上,现在的滑稽剧团极少有在职的专业滑稽戏编导人员——这是现实,也是常态。无论导演虞杰,还是1989年出生的编剧夏天珩,均话剧出身。2011年,夏天珩与另一位同班同学加入剧团,是剧团现仅有的两位编剧。原有编剧,或退休,或已逝。

因此,就算不打“创新”的口号,这部“上滑”首次尝试放手给年轻人大胆做的戏,也不可避免地创新了。

有报道称,剧中扮演“丈母娘”的王蓓说:“我也赶了回时髦,很多以前听不懂的时尚网络语言现在也能听懂了。”而老一辈滑稽表演艺术家王双庆等也评价:“让我们看到了滑稽戏的未来和希望。”

一年多后,上海人民滑稽剧团打造的原创滑稽戏《我的床我做主》上演。同样,借鉴话剧手法,融入网络语言,穿插流行歌曲。

那么,创新之后的滑稽戏,会不会担心失去传统观众,却还是培养不了年轻观众?

“两类观众都满意的作品,坦白说,做不到。”虞杰直言,有得必有失。据他介绍,《爱情样板房》共演出4轮,后两轮的年轻观众明显增多,不少网友留言关注。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在上海几所大学演出时,竟然“爆棚”。

“我也赞成创新。”高孝峰说,王双庆也唱过当时的流行歌曲《北国之春》,还根据场合改歌词,“而现在,像一位名家说过的:上海滑稽不滑稽,你说滑稽不滑稽……”

记者采访的成名或非成名“滑稽人”都认同,无论所谓“话剧化”能否是滑稽戏正确的发展之路,但要在当代文化大环境中求生存、求发展,就必须以现代受众的心理、观念作为参照系。

沪语危机,是瓶颈;观众断层,是瓶颈;创作人才的缺失,也是瓶颈。

2013年的第一天,首部总票房突破十亿的国产片——电影《人再礮途之泰礮》,在采访中被受访年轻人一再提及,均认为影片对滑稽戏有借鉴意义。实际上,首次执导并主演影片的徐峥,小时候看的正是上海滑稽戏。接受媒体采访时,徐峥忆起他第一次演喜剧,是在小学,和一帮同学去部队,“解放军太热情了,笑得很高兴,结果我们台上就有一个小朋友笑场了,是个小胖子,一下没绷住”。

徐峥说,舞台拥有的巨大能量——演员感染观众、观众及时反馈出来的欢乐又冲上舞台感染了演员——只要经历过的人,都不会忘记。

“快乐不分国界,不分男女老少。我相信,每个人心底都追求快乐。”马艺杰说。

王安忆则说,滑稽戏代表了城市的面目和性格,“它是上海这城市的一种生态……它其实一直存在,一旦有时机便露山水”。

上海和滑稽戏,一座城市和一个剧种。(记者 李峥 林环)来源:解放日报

李九松和王汝刚的经典段子本站都有提供,这对黄金搭档给人留下了太多的笑声。

转载请注明:上海曲艺网 » 上海和滑稽戏—-一座城市和一个剧种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